想得却不可得的花样年华 -----浅析《花样年华》中的含蓄美

来源:互联网作者:隔壁小王766关注

这部以60年代为背景的氤氲在昏黄与暧昧的氛围中,也正式因为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周慕云与苏丽珍也因为犹豫,因为邻居们的闲言碎语而错过。整部最让我难忘的是当周慕云和苏丽珍暧昧而礼貌地交谈时,镜头总是从缝中或者洞里切入,周围是无尽的黑暗,从而给观众带来一种担忧—他们会被发现吗?他们会不会招来流言蜚语?也正因如此,这份浪漫也更加暧昧,或者说更加悲伤。

“那些消失了的岁月,仿佛隔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见,摸不着。他一直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潇潇雨幕把清风吹入书窗,纤细温润的伊人倚靠着窗棂,侧耳聆听雨点掉落碰击交合,屋内昏黄的光亲吻着收音机,温柔缱绻的曲调搅动着她的回忆。

那个时代的浪漫是左邻右舍的互相理解,一袭华贵典雅的旗袍,打理妥帖的锃亮的鬈发,滂渤雨夜的寤寐思服,有伞却仍愿与伊人躲雨的情意。

于是没有什么更让人遗憾了。这一切,已随消逝的岁月湮没于烟尘万丈中,不复存在了。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摸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向早已消逝的岁月。”

在的最后片段,周慕云来到一片磅礴的断壁残垣,他亲吻着石柱上的缺口。我看不到他的脸,却能被他深情的唇融化。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却无从怀念,于是他亲吻着这块积着灰尘的玻璃。对于他,过去的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又鲜活了。

原来真的可以作为一件艺术品存在。

花样年华表达的情怀,真挚又纯粹地让人悲怆地疼痛。这应是介乎于旧时代与二十一世纪的诗意。

听网课《花样年华》戴锦华对王家卫影片分析,感受到了之前可能永远体会不到的点。

原来这世上,面对一座城时,并非所有人都会进去或出来。还有一类人,他们浅尝即止,也许是最足也许是害怕。

主题是情感上的逃避和拒绝。在四个人的故事背景里,讲述了一个人的罗曼蒂克故事。陈先生背叛了苏丽珍,出轨对象正是邻居周慕云的妻子。导演一个镜头也没有给出轨的人。从头到尾都在讲两个的人周与苏。周与苏想弄清楚他们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背叛了自己,于是周慕云就扮演苏丽珍的丈夫,苏丽珍扮演周慕云的妻子。在一次次的角色扮演中,猜测被另一半背叛的原因以及了解他们出轨对象的形象。但在角色扮演中二人居然情愫暗生。由此产生了一个难题,勇敢面对新的情感还是拒绝和逃避。对于苏丽珍来说承认自己真实感受意味着自己会像丈夫背叛自己一样背叛自己之前的信念—“我们不该像他们一样”既然陈先生已经背叛了苏丽珍为什么苏丽珍还是选择拒绝周慕云呢。是外界道德压力吗?60年代香港,影片里其它人物,苏丽珍的老板是个不检点的人,周慕云的一个朋友也是一个沉迷浅层感受的人,因此影片暗示道德环境并没有太强的约束力。苏丽珍之所以拒绝周慕云,一方面是因为她不愿放逐自我认同周围人对感情的随意。另一方面她不能成为像她丈夫一样的背叛者,最重要的理由是她因为喜欢周慕云所以更要拒绝他。苏丽珍是一个在道德上有自我要求在情感上有追求的女人。在对周慕云充满希望的同时又深深担忧再一次受到背叛,因为在外社会人心浮躁,和丈夫的背叛,她失去了对感情长久的信心。她选择拒绝了周慕云。然而正是这个拒绝使得她保留了对美好爱情的最后一点希望和幻想。就像是你站在他的门口,想敲门又担心门不会开或者里面的人已经走了。犹豫半天转身离开。因为,如果我不敲门,那个人或许还在,这是一份可以无限循环和自由填充的幻想,如果敲了门,就只剩下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并不是唯一不变的。事实上,看似离开的她始终没能走来。拒绝是痛苦的,得不到始终都是会遗憾。但这份挥之不去痛苦和遗憾里有一点点甜味,那是曾有过的可能。也正是因为无法避免的痛,使得苏丽珍永远感受得到周慕云曾经或者依然会爱着自己。苏丽珍依靠拒绝来成全自己的爱情神话。她始终是一个善良的人。这个神话背后的痛苦是她不愿意让周慕云承受。于是苏丽珍从香港飞到南洋,趁周慕云上班期间,她来到他租住的小房间。她躺在周慕云晚上躺的床上,感受着周慕云是怎样入睡的,她拿起床边柜子上的小药瓶,查看周慕云现在在吃什么药,她点燃了周慕云平时抽的烟,想象着抽烟时周慕云的样子,她背靠椅子慵懒地翘起脚尖,脚尖上挂着过去落在周慕云处的一双半旧的粉色断根拖鞋。最后她带走的正是属于自己的这双拖鞋。这也是她唯一带走的东西,同时留下了一份最后的回绝。周慕云下班回来发觉拖鞋不见了,又看到烟灰缸里的半只香烟,他知道了。但苏丽珍没有再去。我猜当初苏丽珍拒绝周慕云,周难过离开香港到南洋谋生。过了几年,苏丽珍心里依然放心不下周慕云,于是悄悄来到周慕云住处。我猜她想,如果周慕云已经不爱自己了,那么她便可以假装大大方方地同他吃饭聊天,如果不是呢,她似乎没来得及想就来了。直到她看到床下那双被周慕云从香港带到南洋的拖鞋,她知道周慕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于是她毅然决然地拿走了拖鞋。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周慕云。那么苏丽珍为什么要取走拖鞋呢?第一,暗示周慕云,我来过,我什么都不会问你要,包括感情,我只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第二,表示要彻底断掉周慕云的念想。本来苏丽珍不拿走拖鞋的话,周慕云永远不会知道苏丽珍曾来过,但如此周慕云就会一直沉溺过去,或许会同自己一样痛苦,长痛不如短痛,她还是拿走了拖鞋。第三,这个拖鞋相当是两人之间的信物,是两人情感的凭证,另一方面这个拖鞋本来就是苏丽珍的,不小心忘记落在周慕云处,被周慕云带在身边也早已经成为周慕云的东西。苏丽珍拿回的不仅仅是原本属于自己的鞋子,也同样是属于周慕云的鞋子。苏丽珍拿回这个拖鞋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个念想。况且,这个是苏丽珍所允许自己的,唯一可以从周慕云处得到的东西。在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拿回自己的拖鞋的事情上,苏丽珍其实有着自己的一份小心翼翼与欣喜。同时,她也通过彻底断绝与周慕云之间的联系,无论是信物还是电话联系的方式,独自承受孤独的痛苦和回味那一点点甜,到此彻底完成了自己对绝对爱情的仪式。这是一个女人对爱情在精神上的洁癖。这个时候,苏丽珍似乎不再是因为害怕背叛而选择拒绝的弱小无助的女人,反而获得了一种伟大的存在意义。

相关电影介绍:

花样年华

1960年代的香港,报馆编辑周慕云(梁朝伟 饰)与太太搬进一间住户多是上海人的公寓,和某家日资公司的贸易代表陈先生与太太苏丽珍(张曼玉 饰)成了邻居。因为发现各自在外工作的配偶背着他们有了婚外情,周慕云和苏丽珍开始见面商讨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及相应对策。 起初两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就事谈事,可是日子一日接一日过去后,在周围一帮上海邻居的闲言碎语中,他们发现配偶的事早空出了他们的脑袋,彼此眼里只剩下了对方,而刻意回避已生出的感情的结果,是更加刻骨的相思。

评论

  • 我的原力睡太沉

    伟大的作品,评分不该如此的低。

  • 海棠依旧

    王家卫的电影意境啊!好爽啊

  • 关你咩事呀

    镜头四平八稳,人心蠢蠢欲动。全香港只有我这一个——你想要的只有我能给。

  • 小蚂蚱

    张曼玉的身材穿旗袍是真好看。

  • ttt

    Quizas Quizas Quizas

  • 悠米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其实两个人谁都没有说出口

  • 茶肆

    曼神之后谁还敢封自己是旗袍女神

  • 杨花落尽子规啼

    唯有旖旎二字可形容。 张曼玉身姿的袅袅婷婷 被烟雾缭绕裹挟着的梁朝伟迷人的眼神 晕黄饱和的大灯打在眼前 而其中的惺惺相惜的爱情,可遇而不可得。

  • 品茗听雨

    设计得再精巧、拍得再有味道我也看不下去啊,抱歉

  • 玮^ω^君子

    把出轨刻画的那么清新脱俗的也只有王家卫了

  • 没心没肺

    就像他手上那支缭绕的烟一样。

  • 阿黛尔

    2016.8.17标记了看过 却没有显示...重温 看过n多遍 我真的太爱了 五颗星根本不够给

点击展开>>

本周十佳

热门推荐